悦读文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阳虎曰 > 正文

描述回家的抒情散文文章_散文

时间:2020-10-16来源:地势曲线网

  从家的相反方向越走越远,直至家变得越来越模糊,渐渐地消失在我的眼前。好想跟着那一朵飘向家方向的白云飘回家中。但,回家变得好奢侈。下面是美文网小编给大家带来的描述回家的抒情散文文章,供大家欣赏。

  描述回家的抒情散文文章:回家

  时间过得真快,上次从娘家回来到现在,我都三个多月没回去看爸爸妈妈了,真的好想爸妈,好想回家啊!

  昨天,老公休息说要陪我一起去看爸爸妈妈。我高兴的小孩似的,边哼唱边收拾东西,老公风趣的调侃说:“你可别是范进中举——疯了,去了连爸爸妈妈都不认得,那就太可悲了。”

  “哈哈哈哈......”

  回家的路总是那么熟悉,那么情切,回家的心总是那么激动,那么兴奋。一路上老公笑我像上了花椒树——笑容满面。我们相距一百多公里,近两小时就到了,车子刚走进村口,看到街上熟悉的人,熟悉的村院,不知咋的,我的心陡然一阵酸楚,眼泪不由得扑簌簌下落。老公边停车边恐吓我:“要么回去,要么你就别下雨,让人看见还以为我虐待你似的。”想想也是,让他逗的我破涕为笑。眨眼到了家门口,听见车声,老爸老妈争先恐后迎出来。

  才仨月不见,妈妈的白头发又多了,皱纹也添加了。再看爸爸腰背比以前更弯,皱纹爬满原本慈祥帅气的脸。爸爸重复的说着:“来了来了,你们回来了......”妈妈紧拉住我的手一直看着,啥也没说。我无法控制自己,再一次泪如雨下。妈妈也哭了,流着眼泪说:“回来就好,回来就好......”

  爸爸妈妈都老了。在那样贫穷的年代,养大我们五个儿女,他们所吃的苦,所受的累,再精美的语言也无法形容,再繁多的数字也无法统计。儿女们长大成人都有出息才是他们一生的期盼和愿望。时光太匆匆,岁月催人老,转眼儿女们都已中年,各自在忙碌着自己的家庭。本该儿孙绕膝陪他们一起快乐,可为了生活他乡奔波,只留下父母相伴相依在思念中等待。等待是漫长的,思念是痛苦的,只有心中的梦是美好的。他们在等儿女回家,在等儿女电话,他们在想儿女每天是否很累,在想儿女是否都开心健康,他们在期盼儿女们都平安幸福。多少个不眠之夜,父母在梦中寻觅,找寻我们儿时的天真,找寻我们兄妹一起打闹嬉戏。耳边满是哭笑声……

  正想着该不该责怪谁,微睁得双眼早已挂满了泪水。我们成长的点点滴滴,在父母心中早已是一部心仪的电视剧,每天一集集的细心搜看,年复一年,从不间歇。也只有这些才是儿女送给他们最好的礼物和慰藉......

  如今,我们兄妹几个都已成家,本该膝前尽孝,帮他们做做饭洗洗衣,或为他们砌杯茶倒杯水,可现实却不可以,我们都已为人父母,各自为了家庭,为了儿女又在重复着爸爸妈妈的轨迹___只有奉献,不求索取。我总在想爸爸妈妈的名字就该是一个叫无怨,一个叫无悔。感恩父母的话太多了,可父母想要的并非是儿女的那一声谢谢或对不起。他们多希望能经常看到我们,或能享受与我们一起吃顿饭的热闹喜气。我们的理由都是——忙,顾不上。每每想到这些,我都会有一种揪心的痛,看着父母一天天的变老,我们该做些什么。

  和爸爸妈妈在一起,时间过得很快,听着他们的唠叨,他们的问长问短,不觉得就是一天。看到爸爸妈妈不停地向外张望,我明白他们又在看时间,知道留不住我,我都不敢再多看他们一眼,其实妈妈的泪水早开始打转。妈妈一再叮嘱孩子们放假了就回来,我敷衍着,其实放假还得再补课,回来的可能北京治癫痫病哪家医院正规很少,但我没说,很怕打破他们那最美的心愿。我们都上车了,妈妈还一遍遍的嘱咐,关好车门,天热千万别和孩子外出......车慢慢前行,再回头看到了父母无奈和期盼的眼神。

  回来的路上,同样是回家,我却没有了去时的心情。我反复想一些问题:人为什么要长大,长大了就要离开爸爸妈妈。人为什么要成家,成家了就顾不上自己成长的家。我们多想陪着父母,孝顺他们,可有时真的是身不由己啊!!!树欲静而风不止,子欲孝而亲不待。我们都很明白,可我们又做了什么那?不知为啥,我感到一种揪心的痛......

  描述回家的抒情散文文章:回家

  看到车窗外那熟悉的景物,二柱子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。十年了,自己终于回家了。一个人在外拼搏的时候,即使再苦再累,即使受了再大的委屈,都不曾流过泪。可是此时此刻,他的眼睛却有些湿了。十年的艰辛,终于换来了今天,终于可以让年迈的母亲过上幸福的日子。为了让这一天早些到来,十年中,他从来没有回过家。

  车停在了村口,二柱子从行李架上把买给母亲和哥哥嫂子的礼物一样样拿下来。东西实在太多,在好心人的帮助下,好不容易下了车。

  村口没有翘首企盼的母亲的身影。因为在他离家的时候,村里还没有电话,所以他联系不上家里。只有在每月向家里寄钱的时候,母亲才会知道她的小儿子还平安。母亲不知道他今天会回家,不然一定会来这里等他。

  走进了熟悉的村庄,一草一木都让他感到亲切。道旁向他狂吠的土狗,在他看来,都是对他回家的欢迎。

  终于看到了家门,可是欢喜的笑容却凝结在了他的脸上。大门旁挂着长长的,用绳子拴着的黄纸,显示着家里有人去世了。那长长的一大串,显示着过世者的年纪。家里只有母亲才会……

  “娘,娘……”二柱子扔掉了手中的东西,疯了一样往家跑。他希望自己猜错了,毕竟十年了,也许母亲和大哥已经不住在这里了。院门没有关,院子里人来人往。他冲进了院子,冲进了屋。屋子里熟悉的一切明明白白告诉他,这里是他的家,没错的。

  他扶着门框,摇摇欲坠。看着停灵在地上的母亲,旁边带着孝帽,跪在地上的大哥梁子和一个同样一身孝服的女人。他知道他骗不了自己了,母亲走了。那个没享过一天福的母亲,在她的老儿子回来之前,走了。

  “娘啊!娘啊!”二柱子扑倒在娘的身边,嚎啕大哭。屋里一阵慌乱。

  “呀!二柱子回来了!”二姨从炕上扑下来,一边用手捶着二柱子一边哭骂:“你还知道回来,你还知道回来,你娘天天盼着你回来,盼得眼睛都瞎了也不见你回来,你娘都走了,你咋就不能早一天回来,一天也好啊!”

  “大姐,你睁开眼看看,你老儿子回来了,他回来看你了!”二姨的哭声撕心裂肺,一屋子的人都哭了。

  二柱子抓起母亲的手,手上满是厚厚的茧子。那一年,他十六岁,母亲再也供不起他上学了。家里太穷,哥哥还没有说亲,没有姑娘肯嫁过来,他决定出去闯闯。母亲舍不得,但又没办法。就用这双满是老茧的双手,连夜给他做了一双鞋,一件小褂子。又用一条破到不能穿的裤子,给他缝了一个小挎包。第二天,母亲把家里仅有的两个鸡蛋煮熟了,和两个饼子一起,用布包好,给他放在挎包里。又拿出东挪西借的九块五毛钱,揉成一小卷,放在他的手里,含着泪,送他去了村口。车开了,母亲突然跑起来,脚步有些蹒跚。一边跑一边挥手,一边哭一边冲他喊:“柱子!如果外边太苦太累就回来。”他把头伸出窗外,向母亲挥手告别。母亲太累了,跑不动了,北京看癫痫病好的专科医院用双手支撑着僵硬的腰,站在那里。看着汽车把她的儿子拉走了,直到看不见了,母亲还是不肯走。

  哥哥梁子过来,扶起了已经哭得起不来的柱子。嫂子也扶起了二姨,坐回到炕上。梁子有些木讷,从小都是柱子拿主意,这时也不例外。“柱子,你看咱妈这后事咋办?”

  “大办,只要是葬礼上该有的咱都要有,而且全要最好的,咱不怕花钱,钱我出。”

  想到母亲一辈子穷困,本来自已这次回来就想让母亲过上好日子,结果还是晚了,他一阵阵揪心地疼。

  “不用,家里有钱,你这些年寄回来的钱还有不老少。本来想翻盖新房,但是娘不让,说你离开家这些年,如果盖了新房,怕你找不到回家的路。”

  “你娘没白疼你,让你娘风风光光地走,也让她临了临了,风光一回。”二姨又哭了。

  二柱子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,他错过了娘的一生,他再也没娘疼了,从母亲去逝那一刻起,他就成了没娘的孩子!这是什么也弥补不了的。

  “枝儿!把钱拿出来,给咱娘办丧事。”梁子向媳妇儿说道。可她装作没听到,还偷偷掐了丈夫一下。正好被柱子看到,心里一阵难过。

  “不用,我拿钱回来了,办丧事就用这个吧,你们的钱留着盖房子。”柱子拿过背在身上的,那个当年走的时候母亲给他的小挎包。从里面拿出一摞钱,百元大钞,整整五沓,屋里一阵抽气声。

  “这么多,咋花得了?”嫂子说话的声音都变了。

  柱子没有看她,对着梁子说道:“五万块,都花掉,让咱妈到了地下,再也不愁钱花,再也不用出去借钱了!”

  夜深了,众人都去休息了,只有哥俩在娘的灵前守着。柱子让哥哥也去歇会,他想一个人陪娘待会。这是他能陪娘的最后一个晚上了,他有很多话想和娘说。

  抓起娘那已经僵硬了的手,贴在自己的脸上。泪水一滴滴地顺着脸,滑到了母亲冰冷的指尖。再也抑制不住,他跪在母亲身前。一边“咣咣”地磕头,一边嚎啕大哭,“娘啊!娘!儿子不孝啊!咋就没早些回来,儿子让钱迷了心啊!忘了娘啊!儿子是个畜生啊!”柱子一边说一边狂扇自己的脸。“儿子总想多挣些钱,让您老也过上几天好日子,儿子千算万算,咋就没想到娘的身体……娘!儿子错了啊!儿子对不住您老啊!”

  二姨走了进来,坐在柱子身边。看着躺在地上的姐姐,也哭了,边哭边对柱子说道:“自从你那年走了,你娘就担心你。你太小,她怕你累坏了身子,可不让你走,在家里又实在没有办法。你娘就天天去村口张望,希望你能早点回来。可你这一走就十年,她的身体是一天不如一天……”二姨哽咽得说不去下了,二人就坐在灵前一个劲地哭。

  柱子妈出殡那天,队伍浩浩荡荡。飘飘扬扬的纸钱落在地上,厚厚一层,凄凉的唢呐声呜呜咽咽,传出老远。十六个人抬着厚厚的棺材,走不多远就得换人,抬着花圈的人排出老远……

  人们都说柱子妈有福气,后事办得隆重,体面。

  柱子把给母亲买的东西都钉进了棺材里。母亲腿不好,他给买的带凳子的拐杖;母亲腰不好,他给买的按摩器;母亲脚总疼,他给买的洗脚盆……

  最后,他把给母亲买的手机放在母亲手里,里面只存了一个号码,是他的。母亲想他了,再不用去村口了,母子俩可以打电话了!

  柱子来到村口,他背着小挎包,上了车。挎包瘪瘪的,没有饼子和鸡蛋了。车开走了,车外再也没有了奔跑的母亲。他也没有回头,因为母亲走了,这里再也不是他的家了。不知道为什么,他想起了嫂子掐癫疯病早期有什么症状?大哥的那一下。

  车上的电视正放着广告,小女孩偎依在奶奶怀里。甜甜地说道:“奶奶!等我长大就让您享福!”下边两行字:“别让等待,成为遗憾!”柱子用手捂着脸,泪水从指缝间滑落!

  描述回家的抒情散文文章:炊烟的时候,回家

  滴雨的时候,有几分微凉。看看天气,向晚。昏鸦枯树,小桥流水。有小雨淅沥,有清寒扑面。暮然间,感觉人世之薄凉。一抹微云,远山涂抹,一际溪流,围绕村郭。当一缕炊烟慢慢升起,立时,心底顿觉生暖。看鸟儿,匆匆的急着归巢,看虫儿家禽儿各种小动物们也行色匆匆,都急着往家里赶呢。那么人儿呢,也仿佛被缕缕炊烟催促着,有种想家,想回家之感。

  炊烟,莫要小看了这炊烟。那“大漠孤烟直,长河落日圆“的壮观,就是这袅袅的炊烟,那“暧暧远人村,依依墟里烟”看似虚无缥缈的景色,其实真实可靠落笔的也还是这炊烟。那“炊烟漠漠衡门寂,寒日昏昏倦鸟还“再不用多言,已经很明确了。就是这炊烟,早已接地气的令人想不销魂,也难。

 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已经喜欢上了这炊烟,也不知什么时候起,已离不开这炊烟。小时候,家就住在北大荒,那一个个的杨木杆围成的小院,那一片片红瓦红砖的房屋。整齐,有序。亲切,安暖。

  几乎每家每户都差不多的样子。最是欣喜之处,就是晨风里的炊烟袅袅。好似军号吹起似的,那般一致的步调一致。几乎同一时间,几乎同一个方向。在蓝天白云下,舞动成了最美丽的一道风景。催促着人们早早起来,早早吃饭,去工作去上学去忙碌。

  而到了夕阳西下。又那般的一致,灰白色的炊烟,在夕阳下,在火红的火云窑烧下。一缕缕,袅娜的如扭着小蛮腰的女儿家似的,娇羞而纯情,一缕缕从红砖的烟夕里飘出,升腾在红瓦房上。仿佛间,在呼唤着晚归的人儿,好似能听到那声音:回家了,天黑了……

  儿时的我,喜欢到处玩耍,却从来也没误了回家吃饭,就是那炊烟向我发出的信息呢。只要,看着自家的烟夕升腾起缕缕炊烟,就知道妈妈已经下班回家了,妈妈已经在做饭了,家里就要吃饭了。不再贪玩耍,赶紧回家。一定是的,妈妈早已在家,等着我回家吃饭了。

  哥哥们若是闯了祸,不敢轻易回家。怕被爸爸责备,怕挨爸爸的打。就躲在外面,远远的盯着家的烟夕,只要有炊烟升起,那就是妈妈在家,就不害怕爸爸打了。因为妈妈总是用说教来教育为主,不会轻易用棍棒来教育孩子的。

  炊烟,不仅能告诉你母亲在不在家,还能暴露一家的勤劳与懒惰呢。勤劳的人家,那炊烟就似缕缕祥云,轻盈飘飘,如行云流水,在房屋上空轻松欢快的飘飘荡荡。

  而那懒惰的人家,那炊烟就似乌云翻滚。沉重的好似一头笨牛,哞哞的憋得好似犯着肺病,举步维艰,慢腾腾,踟蹰不前。

  原因很简单,人勤,柴禾就干燥,在灶膛里哔哔啪啪好似开心小鞭炮,爆着火花呼呼的着,火旺烟就轻盈。而懒人家的柴火总是不干燥,雨湿雨淋,不晾晒。或者家里总也没有干柴烧,总是等米下锅了,才想着去弄柴回来烧呢。

  柴湿半烟半火,知道的是在做饭,不知道的还以为在放火呢。半个天都被他家的黑烟熏染得黑沉沉的,连鸟儿也不喜欢去那家檐下垒巢,连只蝴蝶也拐着弯的飞到别处去了。

  很小的时候,母亲就教育我要勤劳,要节俭。好日子是一天天过起来的,不是等来的不是靠来的。父母不会给你很多,只给你一个好身体好习惯。一切要靠你自己,去闯去干,能闯个什么样就什么样。但,无论怎样,要走正路,要活得理癫痫用药物治疗好吗直气壮。

  父母亲都非常勤劳,每天都起得很早。他们一直坚信勤劳人家,定会过上好日子。母亲从来也不惯着我睡懒觉的,只要她起床,就把我们叫醒,就算不干什么活,也起来,哪怕是读读书,哪怕是出去走走路,也不要窝在被子里。

  因此,早起已成习惯。这么多年,无论我在哪里。无论上学工作,成家立业。早起,都已成习惯。早起的鸟儿有虫吃,总是感觉自己很笨吧,更是要笨鸟先飞,我会很自觉的早起。

  炊烟,伴着我一天天成长,伴着我读书写字,伴着我歌唱跳舞。好似没有留意,忽然就长大了,就离开了家乡。

  住进了城里,住进了高楼大厦。很少见到炊烟,以为会淡忘。其实,那炊烟却愈加清晰起来。而且,离家越远越久,那袅袅的炊烟就越是缠绕在心头,久久不肯散去。

  炊烟,好似一幅画,那画轴横在心海里。稍有风吹草动,就会被抖开。一卷思乡的山水画图,洇润在游子的山河岁月里。不依不饶的生了根似的,春来一片片如茵草绿。秋来,一贴贴叶红秋江,鸿雁传书。冬来,恰好似一片片雪花,夹裹着家乡的炊烟缕缕,不断向我袭来,袭来。

  似花香缕缕,似鸟语声声,牵引着我的思绪,一遍遍行走在家乡的山山水水间。一次次彳亍在家乡的田野上,留连忘返。此种时候,立刻,那小小村庄,那杨木小杆围成的小院子,那一排排整齐的瓦房,那房上烟夕里袅袅升起的炊烟,现了在眼前,溢满了心底。暖暖的,温馨,甜蜜。

  哦,还有那么多的伙伴,曾经一起野地里挖野菜,山上摘野果子,河里洗衣摸鱼儿……还有白雪飘飘的时候。一起打雪仗,一起溜冰,一起滑雪,一起进山套野兔。甚至一起去寻找过冬眠的狗熊,看看冬眠种它的样子。也好似商量着一起去寻找过狼,好想弄一只小狼回来养着。

  也经常在想,那些山里的狼和狗熊们,是不是也羡煞了我们家家户户的炊烟呢?因此才三番五次暗暗造访村庄,因此才恋上了村庄附近的山林,不肯远去。是否,也好想过一下炊烟袅袅的普通百姓烟火日子。

  炊烟,记得离家的早晨,父母亲一直握着我的手,送到村口很远很远。母亲不停的抹泪,行囊里沉重的提不动了,母亲还是觉得有好多的东西没有给我带上。

  母亲一句一句嘱咐,没完没了,我就点头说:记住了记住了,放心吧。最后,父亲回过头指了指家房顶上的炊烟说:“妮儿,记得如果有一天,在外迷了路,这就是回家的路标。”

  哦,炊烟,家的方向,有爸爸妈妈的地方,人生最温暖的地方。那里有袅袅的炊烟升起,有香甜的饭菜;那里有一个檐下,有一个避风遮雨的屋檐;那里有老父老母,有一双慈爱的父母亲;那里有一个温暖的家,有一个可以避风雨的港湾。

  炊烟,一副自然天成的水墨画;炊烟,一首无韵无平仄的诗词。炊烟,风吹来家乡的气息,十足的烟火味道。炊烟,雨飘起,细雨润物无声的慈母老父的牵挂,十十足足的家的味道。

  我想,炊烟的时候,回家。沿着炊烟升起的路标,依旧是彩霞满天,燕子低飞。炊烟袅袅,老父老母灶上忙碌。猫儿在花树下戏耍,牛羊在栏圈里反刍。狗吠深巷中,鸡鸣桑树颠。户庭无尘杂,虚室有馀闲。

  而我是归人,不是过客。而我是回家,是归去来兮。其实,这么多年,我的心一直就住在家里,心一直就安放在故乡的热土上。合着缕缕炊烟一起痴缠,一起缭绕。从没离开,从没走远。一直都在,一直守着旧墙老屋,一直守在老父慈母身旁,守着山水依依。一直一直,就如那炊烟,暖暖的飘在家的屋顶上,永远,永远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