悦读文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三百里 > 正文

以爱之名,让爱延续_故事

时间:2020-10-16来源:地势曲线网

  【那时初恋戛然而止】

  2019年11月3日上午,邹建平在上海瑞金医院走廊上,迎面碰上一位40来岁的女子,他觉得好面熟。这时,对方也盯着他看了一阵,问:“你是不是建平?”邹建平一震,这个声音太熟悉了——是樊静,自己的初恋情人。岁月并不如歌,一段尘封27年的初恋在他脑海中翻腾起来……邹建平1970年出生于湖北省武汉市青山区,父母都是原国营青山肉联厂工人。1985年,在青山中学读高一时,邹建平爱上了坐在前排的女同学樊静。邹建平喜欢音乐,会好几样乐器,几乎所有的流行歌都会唱,这让樊静刮目相看。很快,他们互生情愫。两人相约一起努力,报考同一所大学。

  然而,天公不作美,高考前,邹建平生了重病,高考时名落孙山。而樊静则考入湖北大学。樊静的父母是原武汉测绘科技大学的教师,对女儿期望极高,并不支持这段恋情。他们瞒着女儿,找到了邹建平家,恳求他别再跟女儿联系。虽然心中深爱着樊静,可觉得自己已经跟樊静有了很大差距,出于强烈的自尊,邹建平最终含泪答应了他们。此后,面对樊静,邹建平刻意让自己变得冷漠无情。这让樊静很绝望,两人慢慢失去了联系。

  1989年初,邹建平成为武钢锻压车间的一名员工。一年半后,他从一个高中同学口里得知,樊静恋爱了,恋人是与她同届的大学校友。为了从情感中解脱出来,他把所有精力都投入到工作中,很快被选为班长、车间主任,多次被评为优秀技术员。后来,他参加高等教育自学考试,拿到了本科文凭……其间他得知,樊静一毕业就结婚了,并跟丈夫一起去上海工作了。

  1999年,因技术出色,邹建平被借调到上海宝钢铸钢公司工作,参与一个合作项目。这年年底,他成为上海宝钢铸钢公司的正式员工,并当上了工程师。由于心里总有樊静的影子,近30岁的他一直没有找到意中人。2000年初,在热心同事的撮合下,他跟本单位的女会计林敏走到了一起。2001年7月,两人结了婚,2003年5月,有了儿子丁丁。

  虽然都在上海,邹建平却从没有见过樊静。他对她的印象,在岁月的侵蚀中渐渐模糊了。

  2019年春节过后,妻子林敏发起婴儿癫痫好治吗了高烧,经过一系列检查,被确诊为急性粒细胞白血病,且已经是中晚期。当天,林敏便住进了医院。这段时间,邹建平就奔波于医院和家之间。

  可他做梦也没想到,时隔20多年,竟能和初恋爱人再次相遇。眼前的樊静依然优雅,只是脸上难掩憔悴和哀伤。邹建平愣了半天,这才想起来问话: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是来看望病人吗?”樊静摇摇头说:“我老公去年查出了病,骨髓瘤。我们算是医院的常客了。”她的话让邹建平大吃一惊。得知邹建平的妻子患上了白血病,樊静也十分震惊。

  两人互留病房号后,便匆匆离开了。回到病房,邹建平告诉林敏自己遇到一个高中女同学的事,他没好意思说她是当初的恋人。林敏说:“等我输完液,我们去看看他们。”不过,樊静和她的丈夫先过来了。樊静介绍自己的丈夫:“他叫李玉吉,是江苏仪征人,我俩大学同学。”李玉吉长得高高大大,性格豪爽,让人没有任何距离感。

  那天下午,4个人交流着治病的感受,因为有太多的共同语言,所以一聊就聊了3个小时。聊天中,邹建平夫妇意外得知,李玉吉和樊静一直都没要孩子。

  【相互温暖的两家人】

  两家人熟悉后,越走越近。樊静家距离医院较近,一日三餐都可以在家里做好带过去。化疗中的林敏胃口差,樊静就想方设法做些清淡又有营养的小菜送给她。医院里洗晒衣服不方便,樊静便把林敏的衣服带到自己家里清洗。

  一天,林敏对丈夫说:“樊静心眼真好,她帮我洗过晒过的衣服,都熨烫得平平整整,还带着阳光的味道。”邹建平从心底对樊静充满感激。

  李玉吉是个象棋迷,隔三岔五便邀邹建平“杀两局”。作为病人家属,邹建平深知李玉吉身心的痛楚,如果能给他带来快乐,哪怕一丁点儿,他也乐此不疲。随着接触增多,两个男人也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。

  一次,邹建平问李玉吉:“我有些纳闷,你和樊静结婚这么多年,怎么没要个孩子呢?”李玉吉脸红了,沉吟片刻后道:“跟你说实话,是我的原因。我患有无精症,连人工授精都做不成。樊静做梦都想有一个自己的孩子,这是我这辈子最亏欠她的地方。”邹建平沉默了,不知该如何安慰他。

  而林敏和樊静之间,也有数不清的话题可聊,衣着、河南看羊羔疯去哪家医院好妆容、影视剧,渐渐地,她们也情同姐妹,在一起时,常常笑声不断。

  2019年12月初,李玉吉疗程结束暂时出院,可他与樊静还是会经常来医院看望林敏。一天,林敏无意中说起一件烦心事,9岁的儿子丁丁要去南京艺术学院参加城际少儿小提琴大赛,婆婆没出过远门,不敢带孩子去南京。李玉吉当即承揽下来:“那有什么难的,我们带他去呀!我正想出去散散心呢。”樊静也立即附和丈夫,说保证会把孩子照顾好。回来后,丁丁告诉林敏:“妈妈,樊阿姨特疼我,一路上不断给我买各种好吃的,我领奖的时候,她都高兴得哭了呢。李叔叔也非常好,夸我舞台形象好,说我拉得比谁都动听。”

  此后,在两位病人状态好的情况下,两家人经常一起聚餐、郊游。

  2019年3月10日,李玉吉血象指标大幅超标,再次住进医院。一个月后,林敏也住进了医院。那段时间,樊静发现丈夫经常会趁邹建平不在医院时,去找林敏聊天,两人好像在神神秘秘地商量着什么。一次,樊静好奇地问丈夫:“你和林敏都聊些什么啊?”李玉吉笑笑:“吃醋了?你还担心我们两个病号会发生点儿什么呀?我们只是同病相怜,有求生方面的共同语言而已。”

  没想到, 5月19日,林敏住进重症监护室,医生要病人家属做好心理准备,而林敏似乎也有预感。李玉吉夫妇过来看她时,通过对讲机,她告诉李玉吉:“李大哥,看来我要先行一步啦。你要保重自己。”李玉吉哭了。林敏又对樊静说:“妹妹,我有一事相求。丁丁喜欢你,建平做事又太粗心,所以想请你答应我,和李大哥一起疼丁丁好吗?以后,就让丁丁叫你妈妈、叫李大哥爸爸,可以吗?”樊静痛哭失声:“你放心,我会照顾好丁丁的。不过,你要努力,不会有事的。”#p#分页标题#e#

  遗憾的是,5月20日晚,带着对亲人的万般眷恋,林敏合上了眼睛。

  【让爱延续】

  尽管早有心理准备,邹建平还是无法接受妻子离去的残酷事实,十分悲伤。李玉吉和樊静商量着尽力去安慰他。每隔几天,他们就买上熟食和啤酒,前往他家中聚餐。餐后,有时下棋,有时一起席地聊天。邹建平渐渐走出伤痛后,李玉吉带着樊静和他走动得愈来愈频繁。3人都喜欢音乐会,李玉吉就在网上订好票,邀请邹开封哪家医院癫痫病治的好建平一起去。

  2019年9月13日上午,李玉吉突发急性肝昏迷入院。抢救过后,医生直接下了病危通知书。

  苏醒后的李玉吉看到眼前的妻子,含泪道:“静,我不能陪你啦。不过,有一件事,你一定要听我的。”此时,邹建平也赶来守候在病房里,李玉吉颤抖着伸出手,拉起两人的手叠放到了一起,对邹建平说道:“老弟,我不在了,樊静就交给你了。你和樊静是初恋,我早知道了。我知道你们俩都有心理障碍,会觉得对不起我、对不起林敏。其实你们在一起,不仅是我的希望,也是林敏的希望。我在家中的移动硬盘里给你们和丁丁留了东西,你们务必要看看。这是我和林敏的共同心愿。”

  9月14日下午2点,李玉吉微笑着离开了人世。办完丧事后的周末,邹建平放心不下樊静,带着丁丁去探望她。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樊静憔悴不堪,眼睛布满血丝。在丁丁的劝慰下,樊静终于吃了一碗饭。饭后,樊静突然想到一件事,说:“丁丁,你李爸爸说在移动硬盘里给我们留了话,你去打开看看吧。”

  丁丁将硬盘连上电脑,发现李爸爸留下的是4份视频文件,文件名写得清清楚楚:1号林敏给丁丁;2号林敏给建平;3号林敏给静静;4号玉吉给丁丁。

  丁丁打开了1号视频:屏幕里的妈妈在病房里,说道:“妈妈也许很快就会不在你身边。哪怕是到了天堂里最偏远的地方,妈妈也会想你的。妈妈虽然知道你爸很疼你,但他太不会照顾人了。妈妈这两天一直在和你李爸爸商量一件事——如果我们都走了,希望你和爸爸跟樊妈妈在一起。他们曾拥有过刻骨铭心的初恋。你和爸爸有樊妈妈监管的话,我也就彻底放心了……”看到这些,丁丁边看边哭。

  他又打开李爸爸留给自己的4号视频。“丁丁,他俩一定会顾虑这顾虑那,所以这事需要你参与。你要听妈妈和李爸爸的话,做个强力黏合剂。”就像李爸爸坐在他面前一样,丁丁边擦眼泪,边不住地点头。

  之后丁丁拉来爸爸,打开了妈妈留给他的2号视频。“建平,其实,我和李大哥都已知道,你和樊静曾经相爱过。我还真有点儿吃醋,可又觉得樊静是个好女人。和樊静在一起吧,你们有感情基础,会幸福的。我更放心的是,她能善待丁丁……”妻子的良苦用心让邹建平掩面抽泣起来。
<全国看癫痫好的医院br>  就在父子俩哭成一团时,樊静走了进来。丁丁忙给樊静播放了妈妈留给她的视频:“妹妹,丁丁交给你,我才放心。不过,有件事咱们得说清楚的,下半生,建平属于你,如果有来生,他还是我的,不许和我争。”还没看完,樊静已经泪流满面。她又将视频全看了一遍,没想到林敏和李玉吉在生命终结前,竟然在“谋划”着她和邹建平的幸福,此情此意令她感动。

  那天,邹建平和丁丁离开后,樊静的内心陷入挣扎和沉思。邹建平的性格人品无可挑剔,她早已了然于心。可经历这一番风雨沧桑,和他能再相爱吗?而邹建平回去后,心里也忐忑不安。这些日子的相处,那段尘封的记忆时常跃入脑海,但很快被掐断。两人都越不过那一道岁月筑起的城墙。之后很长一段时间,两人陷入沉默,而这一切,却让受妈妈和李爸爸之托的丁丁看在眼里,心急不已。其实,丁丁一直都很喜欢樊妈妈,早已将她当妈妈看待。丁丁冥思苦想很久,计从心来……2019年1月3日下午,樊静突然收到邹建平在QQ发来的一个消息:“么么哒(关系亲密的情侣之间的称呼)。”樊静大吃一惊,没等她反应过来,邹建平又发来消息:“很想见你,晚上过来吃饭吧。”樊静怀着疑问回复消息后,邹建平就再也没了回应。那天晚上,樊静买好菜,来到邹建平家。到之后,这才知道那些消息是丁丁在“捣鬼”,是他偷拿爸爸的手机发的。

  樊静围上围裙,为邹建平和丁丁做了一桌可口的饭菜。吃饭时,丁丁突然改口,称呼樊静“妈妈”:“妈妈,我太喜欢吃你做的菜了,以后你能常来吗?”樊静看到邹建平满眼的期待,又看看丁丁,终于点了头。由于有丁丁这个强力黏合剂,樊静和邹建平接触越来越多,彼此间的呵护,令他俩逐渐找回以前心动的感觉。

  2019年3月底,他们一起去看望了原来两个家庭的4对老人。对于他们的结合,老人最终选择了支持和祝福。

  2019年4月5日,清明节,他们带着孩子来到李玉吉和林敏的墓碑前祭拜。在两人的墓碑前,樊静含泪说:“我们接受了你们的安排。我会带着你们的爱,带好丁丁。”春风和煦,草木青青,绿意盎然的草地上,邹建平和樊静拉着丁丁的手,在夕阳下画出一道美丽温馨的风景。

  作者:亦慧

  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