悦读文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水剑仙 > 正文

[海外故事] 诱杀

时间:2021-10-06来源:地势曲线网

  约翰的独生女安娜近日因为丈夫保罗新亡,夜不能寐。约翰请了好友亚瑟前去帮忙,不想,仅是一夜的工夫,就出了大事。
  
  清晨,费尔警官接到报警赶到时,亚瑟的尸体还没被挪走,保持着在保险柜前被一枪爆头的姿势,鲜血与脑浆四溢,脸上还残留着惊诧,似乎是有些难以置信。而保险柜呈现已开启的状态,红外线装置被触动,柜门上有擦拭过的痕迹。
  
  安娜在一名中年妇女的陪伴下,接待了费尔警官,她似乎有些难以启齿:“那柜子里有只英国王室流落在外的王冠,亚瑟……叔叔一直很喜欢,曾讨要过一次。”
  
  费尔注意到安娜的迟疑,再看她游移的目光,颇觉蹊跷。
  
  那名中年妇女木然地看了费尔警官一眼,没吭声。她是安娜母亲生前的好姐妹,自称桑达拉,安娜叫她阿姨,看上去不太好相处。
  
  在交谈中,费尔警官也得知亚瑟是一家商业调查组织的成员,在业内以死要钱出名。
  
  据安娜介绍,亚瑟入住当晚,主卧室曾被盗过,他特地带人将庄园里里外外都彻查了一遍。只是不知为何,却又在凌晨时分独自出现在安置保险柜的房间。
  
  上午10点,得到消息的约翰也赶了过来,检查现场后,他的脸色一变,而后死死盯住了桑达拉。
  
  桑达拉淡漠地偏转了头,安娜上前一步挡住了父亲的目光:“看来保罗并不欢迎外人,父亲还要继续请人过来调查吗?”
  
  约翰深深地看了女儿一眼,路过桑达拉身边时,低吼道:“你最好不要插手安娜的事,我不希望她身边有任何闲言碎语。否则,我相信她故去的母亲决不会放过你!”
  
  保罗庄园一直有传言说安娜在婚前与亚瑟关系暧昧,亚瑟对她超乎寻常的关心与宠溺曾引起过保罗的醋意,但后来却不了了之。如何治疗原发性癫痫如今看来,只怕传言非虚。
  
  根据现场情况,似乎已经可以定案了,亚瑟企图偷盗雇主家的财物,却被保险柜的防盗装置射杀,保罗庄园不承担任何责任。而庄园的下人也暗示费尔警官,保罗猝死前跟亚瑟有来往。那么,一切似乎也就理所当然了,亚瑟觊觎庄园的收藏品,先除掉保罗,而后屡屡制造事端,引诱担忧女儿的约翰发出邀请,成功入驻庄园,盗窃王冠。
  
  但是,对于这种猜测,约翰却只是回应了一声冷笑。
  
  就在这时,费尔在亚瑟的指尖发现了一些不寻常的东西,那是一层细微的红色,似乎是无意中沾染的,几乎湮灭在一地的鲜血中,而保险柜的柜门上也有这种东西的残余。稍稍粘了点搓一搓,费尔讶然发现这竟然是荧光粉。
  
  刚要告辞,安娜就冲进了洗手间,而后就是一阵接连的呕吐声。家庭医生一检查,她怀孕了。
  
  费尔警官转头看其余两人,约翰似乎松了口气,但是,桑达拉却在震惊中带着掩饰不住的愤怒。
  
  桑达拉不欢迎这个孩子,这是费尔警官得出的结论。他甚至有个荒唐的猜测,这孩子只怕是个意外产物。那么,从桑达拉的态度是不是就能推测出安娜确实存在某些不忠行为,却因为某些原因与亚瑟翻脸,而后由桑达拉出手杀了他?
  
  如此说来,那么之前在庄园里发生的怪事也就有了另一个解释,也许是桑达拉或者安娜自导自演,引诱亚瑟自寻死路!
  
  毕竟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亚瑟死于谋杀,费尔也没理由强行介入别人家的恩怨,虽说这孩子来历成谜,但是临走时,他还是忍不住隐晦地提醒了安娜一声。
  
  倒是约翰,执意要接安娜回家,在遭到拒绝后,又强势入驻保罗庄园。只是,安娜到底还是太年轻了。费尔回警局还没有三天,就接到报案,安娜在商场不幸小产。现有抽搐表现的疾病场录像显示,安娜上楼时裙摆卷入自动扶梯,而后在撕扯裙摆时,站立不稳,不幸滚下扶梯。
  
  这时,一个细节吸引了费尔:上电梯时,安娜提起了裙摆,而后,桑达拉悄声说了什么,安娜横了一眼身后的男士,将裙摆稍稍放下来一些。就是这样一个小小的举动,导致了无法挽回的后果。
  
  费尔猜想,桑达拉对安娜说的大约是,下方的男的在看你。然而,将录像倒回去,费尔仔细看了好几遍,并没有发现男士有任何不妥的行为!那么,桑达拉就极有可能存在直接故意的行为!
  
  费尔倒抽一口冷气,这招棋一个不慎,就是母子俱亡的局面,桑达拉究竟有多不待见这个孩子?
  
  费尔赶到医院的时候,约翰正在冲桑达拉发火。费尔赶紧以查案为由,把桑达拉叫到一旁:“你为什么要诱导安娜放下裙摆?”
  
  桑达拉本想否认,但是在看到费尔拿出的监控资料后,放弃了挣扎:“安娜还年轻,她不能把自己搭在一个来历不明的孩子身上。”
  
  “孩子的父亲是……”费尔虽然早有猜测,但还是忍不住询问。
  
  “亚瑟。”桑达拉有些气愤地说,“这个男的在安娜很小的时候就亲手教她骑马和射击,陪她玩藏宝游戏,安娜跟他……后来保罗知道了这些事情,本想离婚,但是因为约翰的关系,一直都没离。半个月前,我发现保罗有吸食软性毒品的行为,告诉了安娜,两人大吵了一架。后来,保罗因吸食毒品致幻,从二楼窗口掉落湖中溺死,为了声誉着想,我们隐瞒了吸毒的情况,对外只说意外落水。”
  
  费尔点点头,继续追问:“亚瑟不是去偷王冠,引他去保险柜,是你的主意,还是安娜的?”
  
  桑达拉抿唇不答,再问也只反复强调:“我有权保持沉默。”
  
  就在这时,一名警员送癫痫病没有治好怎么办来了两份DNA检测报告,费尔怪异地看了桑达拉一眼,肃然道:“桑达拉女士,我想我需要推翻我们之前的所有对话。”
  
  两份报告,一份显示安娜腹中的胎儿是保罗的;但是另一份报告却显示,安娜跟亚瑟有血缘关系!
  
  桑达拉脸色骤然苍白,死死盯着报告。这时,约翰气咻咻地冲了进来,抡着手杖就要打桑达拉。
  
  “伯爵先生,请您注意场合!”费尔厉喝一声。约翰稳了稳气息,说:“费尔警官,有些旧事,我想是时候告诉大家了。”
  
  桑达拉一直以来的麻木终于被打破,眼中浮现出恐惧之色。
  
  26年前,亚瑟接了一个去赞比亚的订单,在完成订单的时候,亚瑟邂逅了清纯腼腆的赞比亚姑娘贝瑞,两人迅速坠入爱河。与此同时,俊朗绅士的亚瑟也引起了贝瑞好姐妹艾伦的爱慕。只是,亚瑟是非法进入赞比亚国境,贝瑞家中也正遭受政治迫害,两人想要结合的可能微乎其微。
  
  后来,亚瑟在调查组织的帮助下,得到了两个驻赞大使馆随员的位置,计划离开赞比亚。然而,这却引起了艾伦的不满,认为两人背叛了她,悄悄向政府举报,使得两人的逃亡计划夭折。贝瑞被强行带走,本以为即将迎来幸福的艾伦却以合谋者的罪名被押入了监狱,眼睁睁地看着亚瑟被遣返回国。
  
  一年后,亚瑟在组织和好友约翰的帮助下,重新回到赞比亚,却只救出了艾伦及贝瑞的孩子安娜。至于贝瑞,因难产过世。对艾伦所作所为毫不知情的亚瑟将其和安娜一起带回了自己的国家。
  
  亚瑟还没结婚,而新近丧女的约翰就收养了安娜,并给了她一个正当的身份。艾伦也改名为桑达拉,以安娜阿姨的身份跟她一起生活。亚瑟因为贝瑞而信任艾伦,而约翰身为局外人,在频频传出的谣言后,开始调查当年的真相,只是终究还是迟了。
癫痫发病前症状  
  “不——这不可能!”忽然,门外响起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声,听到真相后的安娜号啕大哭,“我居然亲手设计杀死了我的父亲!”
  
  约翰浑身一震,对安娜说:“你居然……亚瑟难道还不够疼爱你吗?你知不知道,他为了援助跟你母亲一样的可怜人,才会这样死要钱!他是那么爱你们母女!”
  
  “可是他害死了保罗!”安娜跪地痛哭,“他引诱保罗吸毒!若不是他,保罗也不会坠湖身亡!”
  
  “如果他不是你的父亲,可以说他占有欲强烈,进而谋杀保罗。可现在身份已明,他没理由害你守寡。”费尔警官分析道,“相比亚瑟,桑达拉更容易给保罗服食毒品!”安娜蓦然怔住,难以置信地望向桑达拉:“为什么,亚瑟明明救了你!”桑达拉漠然地看她一眼:“你和你母亲都是如此不堪。”
  
  “够了!”费尔警官低喝一声,“你的不幸皆源于你的自私,令贝瑞女士的孩子陷入苦难,并不能消除你的恨意,因为,你真正该恨的是你自己。”
  
  “不是的!是她,如果不是当初有了她,亚瑟怎么会执意带着贝瑞离开赞比亚!”桑达拉骤然发狂,一直隐忍着的恨意铺天盖地涌向安娜。那一年在监狱遭到的凌辱,这些年无望的等待,面对与贝瑞越长越像的安娜,桑达拉终于找到了恨意的宣泄口。
  
  桑达拉被带走了,费尔还是不明白亚瑟怎么会去触碰保险柜。
  
  安娜失神地喃喃自语:“小时候,他经常陪我玩藏宝的游戏,画箭头就代表指示路径。那晚,我假装卧室失窃,他就陪我聊天,安慰我,我跟他说,我好怀念小时候……后来,我在他卧室外画了箭头,指引着他去打开保险柜,他真的信了我在同他缅怀过去……”
  
  只是,这世上再也没人陪她玩藏宝游戏了,世上最爱她的人,都走了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