悦读文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蓝天宇 > 正文

[民间故事] 天命一箭

时间:2021-10-06来源:地势曲线网

  绍兴元年(公元1131年)5月,金国彪翼军将扎屠罕奉元帅兀术之命,率领金国精兵6万人直取南宋的战略要地鹰愁峡。
  
  鹰愁峡地形险要,两座十丈高的悬崖,夹着一条丈许宽的山路,金军要想翻过秦岭,进攻南宋,必须走这唯一的山路。半年前,镇守鹰愁峡大营的总兵就是师闻道,要知道金军人多势众,宋军应该据险扼守才是王道,可是师闻道冒险出战,中了金兵的埋伏,他和大将赵飞羽一起战死沙场,不是副总兵吴宓关牢了寨门,然后乱箭齐发,金军恐怕就要破寨而入了!
  
  吴宓最后成了鹰愁峡大营的新总兵。别看吴宓今年32岁,可是他靠着一把霹雳铁胎弓,三支闪电银龙箭,连连射杀金军攻打鹰愁峡的大将,吓得金军在背后都喊他吴神箭。
  
  吴宓年纪轻轻,便手握重兵,朝廷自然心有顾忌,便把监军师闻笙派到了鹰愁峡大营,这个师闻笙就是师闻道的弟弟。
  
  师闻笙摇头晃脑地骑在马上,刚走进军营,就听斜岔里“嘣”一声弓弦响,一支雕翎大箭呼啸着疾飞了过来,“扑”地正穿进师闻笙头顶的发髻中,这支大箭竟成了监军大人的新发髻─这刺客的箭法太高明了,简直比吴宓还要出神入化。
  
  刺客早已经逃得无影无踪。吴宓只在一座空帐篷的背后,发现了一枚拉弓断掉的犀牛角扳指,吴宓好像记得军营里有位将军拉弓时也喜欢用犀牛角的扳指,可是那个人是谁呢,他一时间还真的想不起来。
  
  吴宓还没等抓到刺客,金军就对鹰愁峡发动了猛攻,恶战一直打到了傍晚,人困马乏的金军这才停止了进攻,吴宓一见撤退的金军队形散乱,他一声令下,领着3000名精锐的宋军骑兵掩杀了出去。
  
  精疲力竭的金军一个个吓得抱着脑袋,都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,四散奔逃……
  
  吴宓领兵一口气杀出了十里,总算出了口胸中的恶气,他正要传令回营,就听对面的小山谷中一声炮响,一队高举着牛小孩癫痫病怎么治才能治好皮盾牌的金兵杀了出来。
  
  吴宓还没明白是怎么一回事,就见那些盾牌水浪般的一分,露出了骑着嘶月乌锥马的扎屠罕。扎屠罕身高六尺,红发黄须,他弓开如月,箭发如风,一支狼牙大箭“扑”的一声,正中吴宓的肩窝。
  
  吴宓惨叫一声,翻身落马。扎屠罕收起巨弓,高举镔铁狼牙棒,正要带马前冲,取了吴宓的性命─
  
  就见师闻笙在斜岔里领着一股宋军直冲了出来,师闻笙手持一把朱红色的小弓,弓上玩具般的小箭长仅二尺!师闻笙冲到阵前,原本想痛打落水狗,可是形势逆转,他望着举棒杀来的扎屠罕,“嗖”地射出了一支小箭,小箭飞出了20多步,却撞到了扎屠罕马前卫队的盾牌上,小箭草棍一样有气无力地落到了地上。
  
  随着金军潮水般地杀了上来,师闻笙叫了一声:“快救吴将军!”他则两手抱鞍,拨马便逃。
  
  眼看着金军越追越近,忽然一匹花点子马从宋军撤退的队伍中急冲了出来,马上之人黑巾蒙面,他用脚勾着马鞍,头下脚上,身子倒挂在马背上。他手里握着一把普通的柳木弓,一支支雕翎箭霹雳连珠般直射了出去。
  
  连珠箭贴地而射,箭尖撕风“嗖嗖”作响,利箭取的是金兵战马疾奔的马腿。蒙面人连射十箭,扎屠罕卫队的战马就倒了七八匹,躺倒的战马又绊倒了二三十匹战马,嘶月乌锥马的马腿终于露了出来。蒙面人的第十一支连珠箭一箭奏功,嘶月乌锥马马腿中箭,扎屠罕被受伤的战马掀翻在地,蒙面骑者最后一支连珠箭发出,正中扎屠罕的护心镜。
  
  逃跑着的师闻笙一见扎屠罕中箭,他也来了能耐,勒马停住,大声叫道:“金军败了,杀啊!”师闻笙又把小箭扣到了玩具般的小弓上,可是他这次却没有去射扎屠罕,而是提马冲到了那个蒙面箭手的身后,师闻笙卑鄙地开弓放箭,那支小箭射到了那个蒙面箭手的后背上。那个蒙面的箭手后背中箭,痛得闷“哼”一声,把马一拨,直奔宋营就逃了下去!
癫痫病治疗方法有什么  
  两支军队因为主帅受伤,最后混战一场后,尽皆草草收兵,可是再找那个被师闻笙射中了后背的蒙面箭手,早已经没了踪影。
  
  师闻笙回到大营,他拍着桌子叫道:“就是他,一定要抓到那个后背中箭的刺客……我绝对要叫他知道本监军的厉害!”
  
  宋营中的将士共有三万,军记营的管带一连找了三天,最后还是没有寻到那个蒙面的箭手。吴宓被扎屠罕的狼牙箭射透了肩窝,他倒在帐中的木床上,人已经痛得昏迷了过去。第二天一早,吴宓睁开眼睛,他竟从床上“忽”的一声坐了起来,醒来的吴宓肯定地说道:“我知道那个蒙面箭手是谁了,他就是赵飞羽将军的双胞胎弟弟─赵鸣镝!”赵飞羽生前就有一个犀牛角的扳指。
  
  营中的画师把赵飞羽的相貌画在了纸上,然后根据孪生哥哥的形象,追查孪生弟弟赵鸣镝。又经过一天的搜查,终于在伙夫营中,找到了经过易容的赵鸣镝,不是他后背上的箭伤犹在,谁会想到脸色灰黄,只知道低头干活的赵鸣镝就是大宋国的第一神箭手?
  
  赵飞羽阵亡,赵鸣镝当时正在神箭堂学艺,他发誓要为哥哥报仇。赵鸣镝独自一人来到前线,然后匿身在伙夫营中,一直在等待着报仇的机会,那日他箭射师闻笙的发髻,就是想警告新来的监军,到了前线,不要跟师闻道一样恣意妄为!
  
  赵鸣镝前几天偷偷地跟着吴宓出战,扎屠罕终于露面了,可是这个扎屠罕工于心计,他最擅长的就是暗箭伤人,他为了防止别人算计,竟训练出了一百多名盾牌护卫,用来保护自己。赵鸣镝用最擅长的12支利箭连珠速射,可还是没能给哥哥报了血海深仇!
  
  赵鸣镝被押到师闻笙的大帐,师闻笙命令侍卫解开赵鸣镝的绑绳,然后在怀里摸出了一只金箭令,他把巴掌长的金箭令在赵鸣镝眼前一晃,说道:“认识这个吗?”
  
  赵鸣镝身为神箭堂的弟子,神箭堂的掌门金箭令焉有不认识的道理。赵鸣镝狐疑地道:“您手里癫痫病治疗重点医院怎么会有金箭令?”
  
  师闻笙说道:“这只金箭令是神箭堂的堂主传给我的,他告诉我,危急时刻,可以凭着金箭令,随时调动和指挥神箭堂的所有弟子!”
  
  师闻笙讲完话,他在床头上又取过来一只5尺长的漆木雕盒,打开盒盖,里面竟是一根黑乎乎的弧形怪箭!
  
  神箭堂是个神秘的帮派,派中不仅有三样神秘的镇派之宝,神箭堂的掌门更是一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物。
  
  师闻笙出京之前,神箭堂堂主就把镇派之宝卷云弧箭送给了他,用强弓将这弧形箭发射出去,箭走斜形,竟能从侧面伤敌,端的厉害无比。扎屠罕在马前安排了100多名盾牌手,宋军的箭手想在正面用箭射死他,那简直比登天还难。用这弧形箭在侧翼突破,倒是个好主意。
  
  师闻笙别看不会射这种卷云弧箭,可是他知道怎么练。赵鸣镝真是射箭的天才,经过一个月的刻苦练习,他果然可以准确地用弧箭射中100步远的目标了。
  
  又过了半个月,吴宓肩上的箭伤创愈,面对金兵的疯狂进攻,吴宓重披战袍,又一次乘着金兵傍晚疲惫,领人马杀出了寨门。
  
  扎屠罕一见吴宓领兵出寨,他领着三千亲兵马队迎头截杀了上来。吴宓手握铁胎弓,他紧盯着扎屠罕面前的盾牌阵,那盾牌阵刚刚闪出了一道缝隙,三支闪电银龙箭就被他狂风暴雨般地射进了盾牌的缝隙,三支箭直取扎屠罕心窝。
  
  扎屠罕巨弓上的狼牙箭当头迎射了出来,四支箭撞到了一起,随着“喀喀喀喀”四声响,四支箭一起落到了地上。扎屠罕面前的盾牌一合,缝隙又全都被盾牌堵死,扎屠罕躲在盾牌后面鬼叫道:“一定不要放跑了吴宓!杀!……”
  
  赵鸣镝早已将卷云弧箭扣到了弓弦上,听着扎屠罕喊话的方向“嗖”的一箭射了过去。
  
  那支卷云弧箭离弦后,就好像斜飞的燕子,在虚空中转了一个大弯,最后绕过了盾牌阵,北京哪家医院治疗小儿癫痫好从侧方射了进去,就听盾牌后的扎屠罕一声怪叫,随即冲锋的金国兵将就好像中了定身法似的,一下子停了下来。
  
  抢功心切的师闻笙叫道:“扎屠罕已经中箭身亡,弟兄们冲啊!”叫罢,他第一个挺马冲了上去。
  
  师闻笙手拿玩具般的小弓小箭冲到了扎屠罕的盾牌阵前,那盾牌阵又一次“哗”地闪开了,盾牌后的扎屠罕一脸诧异,他脑袋顶上的头盔已经被那支卷云弧箭射掉了。扎屠罕望着冲上来的师闻笙,怪叫一声,然后挂弓举棒,纵马出阵,冲着师闻笙就杀了过来。
  
  师闻笙举起了朱红色的小弓,然后用小箭的箭尖指着扎屠罕的鼻子,色厉内荏地叫道:“你,你不要过来!”
  
  扎屠罕鬼叫道:“你这副弓箭还是留着去吓唬小孩子吧!”叫毕,他胯下的嘶月乌锥马前蹿,扎屠罕手中的镔铁狼牙棒挂着雷霆万钧之力,击向了师闻笙的头顶。
  
  吴宓和赵鸣镝两个人吓得一起闭上了眼睛,随后战场上暴起了一声惨叫,待两个人睁开眼睛,却发现师闻笙发出的那支小箭,正钉在了扎屠罕的脑门上,扎屠罕的狼牙棒将地面砸出了一个尘土飞扬的大坑,他的人像木头柱子一样,一头栽倒在地上的大坑里。
  
  神箭门三件宝,除了卷云弧箭,就是师闻笙手中的玄赤弓和天命箭了。师闻笙就是神箭门那个神秘的掌门人,扎屠罕死在了天命箭下,也不算死得很冤枉了!
  
  从师闻笙假装饭桶开始,到他射毙扎屠罕结束,这所有的一切,都是师闻笙设置的一个迷魂局。他把水搅浑,目的是叫对阵的宋金两路人马产生错觉,都错误地认为他是一个虚张声势的碌碌之辈,师闻笙一直在等一个机会,一个直接面对扎屠罕的机会。这个机会在赵鸣镝发射出卷云弧箭,扎屠罕错误地以为宋军的箭技已经黔驴技穷后,终于等来了。谁会想到,扭转战局的竟是叫人瞧不上眼的师闻笙,师闻笙射出了天命箭,天命箭一出,正义不可夺─这就是真正的结局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